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胡玮炜我还是那个行动派希望世界变成让我们喜欢的样子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5:59:52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原标题:胡玮炜:我还是那个行动派,希望世界变成让我们喜欢的样子

“感知到,一座城市很多细微的变化。好比春天的时候,什么时候叶子开始变绿,什么时候开始飘柳絮,我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是摩拜单车创始人兼总裁胡玮炜,在新华社主办的“新青年youthtalks”演讲中描写春天骑车的场景。

“我还是那个行动派,希望世界变成让我们喜欢的样子。”舞台上的胡玮炜,和平时一样的率性,穿着和在办公室一样休闲毛衣,娓娓道来她的奋斗故事,那些曾经没打败她的窘境,在她的描述中,已经如云淡风清一般。

“人生就像骑单车,想要不跌倒,就不能停下来”,这句爱因斯坦的名言,似乎完美地诠释了胡玮炜与共享单车、创业之间的关系。在她看来,为美好的改变拼尽全力,这就是新青年们回答世界的声音。

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胡玮炜。我在中学时候就想成为一名记者,在高考所有志愿上都填了传播学、新闻学。后来我真的成为一名记者。来到上海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花了1200元买了一辆自行车,租了一个房间。

那个时候我没有钱,但是日子过得简单自在。后来,赚了钱、买了车,我开始每天开车上下班,不过感觉生活变得越来越忙碌,街道变得越来越拥堵,我感觉反倒没有骑自行车那个时候更幸福。

骑自行车的时候速度慢,也没有一层罩子把你和自然隔开,你就有机会感知到,一座城市很多细微的变化。好比春天的时候,什么时候叶子开始变绿,什么时候开始飘柳絮,我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也正是因为此前跟自行车很多的关联,让我有了后面追随我自己的直觉,去做的这样一个探索和选择。我看到了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我也看到了出行行业交通工具的进化,我希望参与其中,作为一个改变者。

几天前,我收到了一份特殊的婚礼邀请函。一位美国华盛顿的博主,发了一条帖子并@了我们。帖子里,博主与她的未婚夫骑着共享单车,笑容灿烂,以此庆祝他们的订婚。许许多多的年轻人,放弃了豪华车队,与好友们用自行车车队,举办着自己梦中的那场婚礼。不仅仅爱情在回归最本真的样子,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在朋友圈晒跑步、晒蓝天、晒马甲线,追求生活最本质的美好。

我们对有200年历史的自行车做了改变,后来它就成为“但求随时使用,不求曾经拥有”的出行伙伴。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变了吗,其实我没有变。我还是那个行动派,希望世界变成让我们喜欢的样子。比如,自行车回归城市,让天更蓝,让每个人能在骑行中感受一座城市的魅力。

毫不夸张地说,从创业到现在,每一秒钟都是我们的生死时刻。创业有一百种死法,但只有一种活法,那就是活得坚持。2015年的夏天,我们十几个人窝在小办公室里,忽然就停水停电了,那时候我们账上真的没有钱了。当时我就在想,我们在做一件改变世界的事情,总不能被一次停电就改变了自己吧!于是我们顶着40度的高温,汗流浃背地继续做着我们的工作。

荣耀很抽象,艰难却很具体。记得我们拿着第一把智能锁,兴冲冲地找工厂生产时却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工厂说产品不适合投入量产。当第一款共享单车设计出来时,我和团队跑遍了中国大小自行车厂,没有一家企业愿意重改生产线,帮我们生产这样一个新物种。我特别喜欢爱因斯坦说的一句话:人生就像骑单车,想要不跌倒,就不能停下来。

所以,我们决定自己建厂。那是我们资金最紧张的时候,厂房偏僻到连的士司机都感慨:“这儿都能被你们找到”。共享单车这个行业的参与者,都在贡献他们的美好,我们在一条还不知道彼岸有多远的河里摸索。而我们所倚仗、所倚靠的“石头”,来自于每一个自我改变的人。回到最初那个问题,我变了吗?我觉得,我变了,但是我没有被改变。我想起我的第一辆自行车,是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爸爸给我买的。我至今清晰地记得它的样子,紫色的车架、白色的车座,超级漂亮,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紫衫龙王”。那时候大家说,中国是制造大国,却不是制造强国。现在,共享单车走到了全世界许多国家,被称为“新四大发明”之一。

库存医药用品

矿山破碎机

果味风味饮料图片

化工原料代理加盟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