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5000吨草铵膦项目归属存争议ST辉丰从原告变被告

发布时间:2021-10-25 16:33:49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5000吨草铵膦项目归属存争议 *ST辉丰从“原告”变“被告”

继*ST辉丰以原告身份告状河北佰事达商贸有限公司、瑞凯化工以及郭俊辉后,*ST辉丰于12月22日晚间再次披露诉官司项——不同的是,前次*ST辉丰的身份是原告,这次这却变成了被告:佰事达公司以“损害利益责任纠纷”为由,将*ST辉丰、安道麦以及瑞凯化工诉至法院。

安道麦董事安礼如在复兴e公司记者采访时称,“这个纠纷是辉丰的纠纷,安道麦与辉丰的交易尚未交割,我们不方便对他们的纠纷举行评论。”

安道麦称相关资产尚未交割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此前在12月16日晚间,*ST辉丰披露诉官司项通告称,12月15日向河北省石家庄市人平易近法院提交了平易近事告状状,以“纠纷”为由告状佰事达公司、瑞凯化工以及郭俊辉。2018年,郭俊辉提出由*ST辉丰收购其实际控制的佰事达公司持有的瑞凯化工49%的股权,在《协议》明确了收购佰事达公司持有的公司49%股权的相关事宜。*ST辉丰其时在通告中称,根据有关协议约定,佰事达公司组成基础违约,应自产生违约行为之日起10天内向原告支付违约金,郭俊辉对此负担连带补偿责任。值得关注的是,*ST辉丰称对方“决心违约的行为紧张粉碎了商业交易的宁静”。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12月22日晚间,安道麦在互动平台复兴投资者关于相关资产存在权属争议的问题时暗示,“公司注意到12月10日厚交所对辉丰股份出具的关注函和辉丰股份12月12日的复兴,以及近日呈现的相关报道,公司将紧密亲密关注此事希望。公司于10月29日公布的收购事项通告已说明相关的资产交割取决于交割条件的满足。”

12月21日,e公司记者拨打*ST辉丰证券部电话,就上述事宜举行采访。对方复兴称“我们在问询函的通告上已经说明了,三方机构都核查过我们的项目,其他东西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敷衍募投项目为何会使用瑞凯化人为金的问题,跳动外汇,*ST辉丰证券部人士并未回应,跳动外汇,随后挂断了电话。从此e公司记者又就相关问题接洽仲汉根采访,但多次拨打电话及发送短信均无人复兴。

*ST辉丰从“原告”变成“被告”

其时*ST辉丰的“原告”身份,也让郭俊辉一方承受外界压力。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取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ST辉丰作为“被告”的这场讼事,获得法院立案的时间为12月11日,比其作为“原告”的讼事早了四天。

佰事达公司诉讼请求判令被告*ST辉丰、安道麦立即遏制股权交易的侵权行为,判令二被告补偿原告为制止其侵权行为发生的用度500万元。

通告显示,*ST辉丰与安道麦签定《股权采办协议》,约定将包括“年产5000吨草铵膦装置项目”在内的部门资产置入其100%持股的江苏科利农农化有限公司, 并将科利农公司51%的股权出售安道麦。

*ST辉丰在10月29日披露的通告中称,“标的股权不存在典质、或其他第三人权利,不存在涉及有关资产的重大年夜争议、诉讼或仲裁事项,不存在查封、冻结等司法办法。”安道麦的通告中也持同样概念。

目出售5000吨草铵膦项目激发的“亲子鉴定”风波迎来续集。

原告佰事达公司以*ST辉丰明知“年产5000吨草铵膦装置项目”产权归属瑞凯化工的环境下,擅自转让瑞凯化工的资产给被告安道麦公司,紧张侵陵原告的利益。

特别声明: 本网页上的内容仅为一般市场评论,并不可能构成任何形式的投资建议。本文并不构成对特定金融产品之直接投资邀约或推介。内容仅供参考。读者不应依赖本文资讯,其作为及不作为亦不应以此作为依据。我们对任何人士以本文为基础之作为或不作为所导致的结果并不负责。我们对所提供内容的准确性或信息的适当性不作任何保证。本文并不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 传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适用法律所允许情况下除外。

宁泉南苑

珑原

梅景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