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澳大亨辱骂中国遭谴责没中国澳能在金融危机中稳定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7:03:15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澳大亨辱骂中国遭谴责 没中国澳能在金融危机中稳定?

原标题:澳大亨辱骂中国遭谴责 没中国澳能在金融危机中稳定?

资料图:帕尔默

澳大亨辱骂中国遭谴责

澳大利亚政府部长们和在野党派19日罕见地联合起来对攻击中国的言论进行谴责,此前一天,澳大亨、议员克莱夫·帕尔默公开在电视节目中对中国进行了长篇累牍的粗野辱骂和猛烈攻击,称中国政府“正试图接管澳大利亚以便窃取自然资源”。

澳大利亚政界普遍担心帕尔默的言论将给澳与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带来“巨大伤害”,并损害澳大利亚的利益。西澳大利亚州州长称帕尔默的言论代表了“澳最丑恶的东西”。尽管帕尔默及公开支持其观点的只是澳少数人,也可能涉及个人利益纷争,但这类指责中国的言论近来在澳并不缺少市场。

澳大利亚曾公开指责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澳总理接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的“媚日”言论被认为是针对中国;澳美日前签署增加一倍驻澳美军的军事协议也被普遍解读为帮美国“围堵中国”。而澳大利亚一些政客“变脸之迅速”对中国人来说也屡见不鲜。中国学者许利平对《环球时报》称,澳大利亚非常依赖与中国的贸易,但它同时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个重要坐标,现在它的天平有点失衡了。

原标题:澳大亨辱骂中国遭谴责 没中国澳能在金融危机中稳定?

澳各界批帕尔默辱华言论

澳大利亚媒体19日几乎都把焦点聚集在帕尔默用粗野的语言对中国的攻击上。《世纪报》称,帕尔默周一在电视节目中对澳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中国进行了非同寻常和长篇累牍的猛烈攻击,把中国政府描绘成“屠杀自己人民的混蛋”、“没有司法体系”,并诬蔑中国政府“正试图接管澳大利亚以便窃取该国的自然资源”。帕尔默在澳广播公司“问答节目”中强硬地表示:“我不介意与中国杂种硬碰硬,要阻止他们这样做”。该报道称,帕尔默不仅是矿业大亨,他还是众议员和“帕尔默联合党”创始人。

目前他正卷入同中信泰富公司的一场法律争端,中信泰富指控帕尔默卷走1200万美元资金,用来支持其党派竞选。帕尔默这一系列荒唐至极的疯言疯语,迅速遭到澳各界谴责。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19日上午在接受3AW电台采访时谴责“帕尔默的言论不可接受”,并称这“绝不代表澳大利亚国会和人民的态度”。在采访中,毕晓普说:“帕尔默的言论是具有冒犯性的。作为国会议员,发表这样的言论十分不恰当,特别是在国家电视台的节目中这样说”。“政府部长和反对派罕见地联合起来谴责帕尔默攻击中国的言论”。澳《布里斯班时报》称,除了外长,国库部长霍基、农业部长乔伊斯都在谴责帕尔默。国库部长霍基称,帕尔默是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的一个主要受益者,他与中国合作伙伴打官司,但“请不要因为个人偏见而拉上澳大利亚来垫背”。西澳大利亚州州长科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帕尔默的言论代表了“澳大利亚最丑恶的东西”。工党影子内阁财长鲍文也称,“中澳关系有多重要,相信每个澳大利亚人都清楚”。

《环球时报》记者19日致电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使馆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澳外交部已与中国大使馆就此进行了联系,澳外长毕晓普严厉谴责帕尔默的言论,并肯定了澳中友好关系。中国驻澳使馆新闻发言人就帕尔默辱华事件表态称:“我们对帕尔默议员先生的错误言论表示愤慨。帕尔默先生发表的攻击谩骂中国的言论,充满偏见和无知,是十分荒唐和不负责任的。我们相信,一个良好的中澳关系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已经并将继续得到两国人民的欢迎和支持。”

或许是感受到来自多方的压力,帕尔默也试图给自己解围,他19日在推特上留言:“我的评论并不针对中国人民,只是针对那些不付钱就想得到澳资源的中国企业。”不过,“帕尔默联合党”参议员拉姆比在国会上仍表态称,中国对澳大利亚“构成军事威胁”、“无视中共入侵危险是异想天开”。该党另一名议员王振亚则把帕尔默的言论解读为“媒体断章取义”。对于帕尔默的言论,《悉尼先驱晨报》网络民调(截至当晚7时)显示,54%的受访者认为帕尔默说的话“不符合政治家身份”,认为“意见可取但做法过分”的有18%,支持帕尔默的也有18%。中国驻澳使馆工作人员对《环球时报》记者称,19日,许多澳大利亚民众自发给使馆写信,谴责帕尔默并表达希望与中国发展友好关系的意愿。一个名为卡莱尔的普通居民在发给中国驻澳大使馆的邮件中写道,“下次议会选举中,我们都不希望再看见帕尔默。在澳大利亚,我们都把他当成一个大嘴巴的白痴。”

原标题:澳大亨辱骂中国遭谴责 没中国澳能在金融危机中稳定?

澳政客为何“变脸快”

“帕尔默过去可是认为中国的投资非常好,他曾抨击只有种族主义者才会试图限制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并称中国绝对不是威胁。时代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他开始猛烈攻击中国了”。澳大利亚独立媒体CRIKEY这样感慨。

帕尔默2008年在亚洲协会午餐会上发表了主题为“天作一对:帕尔默和他对中国的热爱”的演讲,称“澳大利亚政府阻止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这是国家的耻辱。”《悉尼先驱晨报》19日披露了帕尔默的发家史。报道称,帕尔默热衷于拍中国投资者马屁,吸引他们来自己的矿山投资,这一招令中国一家国企遭遇了其海外投资史上的最大灾难,而帕尔默却因此成为澳名列前茅的富豪。2010年,他试图故伎重施,率领一支庞大团队飞往北京,自机场贵宾室出关,25辆奔驰组成的车队在北京城一路绿灯,抵达钓鱼台国宾馆,在那里设宴招待一些中国大型国企,希望为自己的昆士兰煤炭输出项目筹集600亿美元。他一如既往地以“澳洲最大出口合同”为诱饵,但他的对手这次没有上钩。随着他再次从中国人手里获得巨大利益的期望值破灭,他开始发表和几年前截然相反的观点,从“反种族主义者”摇身一变成了种族主义者。

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对《环球时报》记者称,帕尔默妖魔化中国的背后有许多因素,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这背后极有可能牵扯个人利益的原因,也可能是有些政治上的原因。这种情况对澳商人和政客来说都不罕见。一方面,中澳贸易对澳经济的拉动非常大,它离不开中国。另一方面,中国的整体崛起让它觉得很不安。澳大利亚地处南太,跟东南亚联系非常广,澳大利亚担心中国的崛起会削弱自己在这些地区的影响力。澳大利亚现在总体对华态度非常矛盾,体现在其政客言论中更是如此。

近年来,澳大利亚一些政客对中国“迅速变脸”屡见不鲜。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是中国通,曾被许多人误认为也是“亲华派”,但2010年12月,“维基解密”爆料称陆克文在担任总理时告诉美国“应准备好必要时对华动武”。中国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后,澳政府直接抨击中国此举“时间和方式都不恰当,于区域稳定无益”。

对于澳大利亚政客的表现,民众也非常反感。在澳《信使邮报》相关报道后,网民Chris留言称:“我一直认为议会里是一群疯子,现在我更确信无疑”。网民Alan写道:“当谈到国际议题时,澳大利亚人总体上表现得自大。自大将最终导致自己垮台。”《纽约时报》文章称,帕尔默似乎是从自己政党因走民粹主义路线而崛起受到鼓舞,从而变本加厉,以图获得更多政治利益。去年他曾对澳大利亚第九频道指责邓文迪是中国间谍,并称默多克正是意识到“邓文迪是中共派来监视自己的卧底”才与之离婚,险些引发一场官司。文章称,帕尔默的发家致富是受中国所赐,去年他还和中国人合作,在昆士兰建造了恐龙园,此后又提出在中国金陵造船厂复制泰坦尼克号。

原标题:澳大亨辱骂中国遭谴责 没中国澳能在金融危机中稳定?

澳想当“有态度的大国”

外交学院亚太研究中心主任苏浩对《环球时报》记者称,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的经济利益取向逐渐融入亚洲。澳大利亚同中国的经济关系非常密切,按理说它应该同中国和和气气的,经济上才能更好。但恰恰相反,澳大利亚一直把自己视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代,并坚持自己的西方价值取向。对一些澳大利亚政客来说,越是在经济上依赖中国,他们越认为必须在价值取向上回归西方,在意识形态上就越要强调自己的西方属性。

伦敦大学学者布里克对《环球时报》表示,虽然帕尔默的言论遭到澳大利亚朝野政党的批评,但不可否认的是,澳大利亚最近的对外政策是有些咄咄逼人的,这其中包括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早前访问英国时,表示反对苏格兰选择独立,以及这位总理早前在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见面时,“赞赏日军在二战期间的作战英勇”等等,都招致其他国家的不满。布里克认为,这样得罪人的表态,反映出澳大利亚在靠上美国后,似乎是想向世界表明自己是一个“有态度的大国”。

“俄罗斯之声”称,目前澳大利亚更加紧密地捆绑在美国的亚太战略框架中,使其与中国的关系复杂化。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约占澳大利亚出口量的20%。可以说,澳大利亚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借助于中国才得以避免世界金融危机的重击。暂时看来,堪培拉还能够有效地左右摇摆,既不背叛美国、也能保持与中国的建设性经贸伙伴关系。但从前景看,澳大利亚还是面临着复杂的抉择:是重新审视与美国的联盟关系来改善与中国的关系,还是就亚洲安全问题紧随美国的政策。苏浩称,澳大利亚本来就是移民国家,凭什么对中国投资说三道四,这显现出一些澳政客扭曲的傲慢心态。澳大利亚的西方属性以前在亚洲没有一个抓手,也没有重要的依靠。在美国“重返亚太”之后,正好给了澳大利亚一个依托。这也是它最近这么强势和高调的重要原因。但玩火玩久了,很可能烧到自己。要知道,没有中国,澳大利亚不可能在这次金融危机中保持基本稳定。(本报驻澳大利亚、英国、德国、加拿大记者 鲍捷 纪双城 青木 陶短房 本报记者 谭福榕 陈一 柳玉鹏)

北镇旗袍订做

攀枝花旗袍定制

手工旗袍

现代旗袍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