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位大学校长的微博经写微博一定要心甘情愿

发布时间:2020-01-15 01:33:57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刚刚过去的毕业季,成了大学生们的秀场。他们把青春荷尔蒙统统挥洒在了如何令自己的毕业照更弹眼落睛这件事儿上。大江南北的高校里,有的拍婚纱照,有的拍红色娘子军的集体照,有的拍清宫穿越照……或赞或弹,引来网友无数惊叹。

而在华东师范大学,刚刚卸任的校长俞立中早早就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贴出了和同学们单独拍毕业照的预告,“对同学们来说,我在照片里的意义其实和校园里的一草一木是一样的,只不过植物是无机的,我是有机的而已!将来他们回想起来,会记得有个人微笑着和自己拍了毕业照,他们会觉得母校很慈祥!”在红色小楼的办公室里,俞立中笑着告诉《IT时报》记者。而以这样拍毕业照的方式告别大学生活,在上海的高校里仅此一家。

关于“人肉背景板”

排了四天还没拍完,脸都笑僵了

如果你是10年前的大学毕业生,翻出毕业照,总是乌泱泱一堆人,广角镜头扫过的画面,校长的人头小得几乎看不见。10年后,再拍毕业照,华师大的毕业生们已经和校长“一对一”了,照片中,校长成了人肉背景板。

IT时报:怎么会想到让学生单独和您合影这种方式来拍毕业照?

俞立中:其实这个计划我们已经想了好几年了,但时机一直不成熟。今年,也有很多同学在我的微博上反映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可以做。学校花钱做了3000多套学士服,都是设计学院的学生自己设计的,很有品位。在西方,年轻人的毕业典礼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情,学校会邀请全家人一起参加,校长会一一合影留念,这是大学文化内涵的一种体现。这次拍照我整整排了四天时间,提前一周就在微博上发通知,因为同学们都很关注我的微博,我把详细的时间安排都发上去。

IT时报:当背景板累不累?

俞立中:站得很累,但心里很高兴。一点都不夸张,连续四天,除了毕业典礼,我都是从早笑到晚,晚上回到家里,太太说我的脸都笑僵啦!同学们太热情了,到后来都前拥后挤,维持秩序的老师也急了,我说没事,千万别把好事办成了坏事。但即使这样,也还有一些同学的愿望没能满足,很遗憾。

IT时报:别的大学校长都没有这样做,您不怕别人说您爱出风头吗?

俞立中:这的确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我刚到一个大学任校长,比如说复旦、交大,就说要跟大家毕业合影什么的,确实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人家想这个人怎么这么爱出风头,瞎显摆什么呀?但我在华师大已经当了6年多校长,大家对我都非常熟悉了,学生们有这个要求也是很合理的,在他们心里,校长就是学校的代名词,他们看你不是具体的某个人,而是在和学校的风景在拍照一样。校长要去个人化,我很认同。

关于“微博吐槽”

在网上聊不下去的,就直接面谈

大学四年,谁没对食堂里的排骨太小提过意见?谁没对公共浴室的地面太滑发过牢骚?象牙塔就是个小社会,学生们的喜怒哀乐,都与这座校园有关。现在,校长的微博成了他们一吐为快的好地方。

IT时报:您在微博上和学生们的互动很频密,您是怎么来区分哪些问题该回复,哪些不回复的?

俞立中:我最早是玩人人网的,真正写微博才两个多月,一下子有近40万粉丝,是我完全没料到的。说句实话,写微博属于“骑虎难下”,既然开了还加V了,那就要认认真真打理。我知道同学们把我的微博当成了解决问题的一个捷径,有什么不满直接向校长投诉,他还能不解决吗?寝室的门坏了,灯不亮了,食堂哪个窗口的打菜阿姨态度恶劣,强烈强求解聘她之类的,甚至今年华师大的录取分数线、哪里能买到辅导教材,都会发到我的微博上。对于这些问题,我能当场回答的就尽量回答掉,需要核实的就去向学校教务处、后勤处问询清楚,至于一些我确实不了解的情况我也会及时说明。但是我奉劝学生们不要把我的微博当成问讯处,作为成年人,一些最基本的判断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处理问题的能力都应该具备,有时候有些问题我明明知道,但我也故意不回答,让他们自己去了解去解决。

IT时报:微博上的网友们大多是通情达理的,还是也有难缠的?

俞立中:我始终有一个原则,就是在网络上聊不下去的,就直接面谈。接受过这种“待遇”的学生还不少。有一次,有个中文系的同学在网上骂四六级考试制度,他连考两次都没通过,说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这张证书,但为什么学校要规定不通过就不发毕业证?几个回合下来,他始终听不进劝,我就约他在学校附近的咖啡馆见面,那次聊了两个多小时,我告诉他应该把这种规定看成是一种激励,让自己跨过这道关,相信会对人生有新的认识,以后再大的困难都不害怕了。后来这位学生果然通过了测试,他很感谢我和他的那次谈话。这件事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那就是沟通是最最重要的,学生们都是很善良的,很多误会都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

关于“网络很危险”

写微博一定要心甘情愿

网络很好玩,也很危险,一不留神就会摔得鼻青脸肿。但这里也是“以正视听”的最快通道,最难能可贵的还是透明透明再透明。

IT时报:怎么看待微博带给您的正面和负面的东西?

俞立中:微博是好东西,但也是很危险的东西。任何舆论包括学生的情绪,都是需要引导的。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个学生偶然在学校食堂的后门拍到有人在挖阴沟,他把三张照片发到微博上,同时@给了我,图片说明是“看啊,我们食堂的地沟油就是这么出炉的!”这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很快转发评论上千条,各种各样的言语都来了,我是早上9点多看到的微博,事态已经有点失控了。我赶紧打电话给后勤处,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原来当天阴沟堵塞,食堂工作人员在清淤,我第一时间把调查结果传到微博上,同时还附上学校关于地沟油的管理方法,是非常严格的,最后我现身说法,“只要我在学校,从来不吃教工食堂,一直都吃的学生食堂,我和大家吃的是一样的伙食!”很快,这场风波就平息下来了。

IT时报:您每天花多少时间管理微博?它对您意味着什么?

俞立中:这真的很费时间,平常吃过晚饭,花一两个小时是正常的,有时会议中间有10分钟的休息,我也见缝插针,到了周末,更是大半天都耗在上面了,太太总是笑话我,怎么又在织围脖啦?

我上微博的目的不是参与社会大讨论,也不是发表什么领袖型的意见,更不是扮演公共知识分子的角色,这里只是我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写微博,度量要大,把自己当成垃圾桶,好的坏的统统消化掉。美国不是有种会说话的垃圾桶嘛,吃到好吃的垃圾会说“真美味!”吃到不好的也会说“谢谢你!”

我的原则是,写微博,你一定要是自愿去做的,发自内心地喜欢,如果是被迫无奈才开的微博,那劳民伤神,大可不必。

网上预约挂号怎么取消

名医汇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