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非法豆芽加工厂猖狂多家遭取缔

发布时间:2020-07-13 15:41:51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豆芽味道鲜美,然而,最近被曝光一些豆芽其实是毒豆芽,我们去详细了解一下。

激素刺激,使豆芽无根无须;尿素浸泡,催豆芽快速生长;兽药漂白粉过滤,促豆芽光鲜亮丽餐桌上最普通不过的豆芽菜尽管卖相十足,但却是经过多道化学物质催化而成。毒豆芽加工方式的低门槛和所获得的暴利,让无良商贩参与其中。今天上午,本报记者和闵行区相关部门联合进行夏令行动,对闵行区浦江镇一处大型毒豆芽加工黑窝点进行查处。

【现场查处】

毒豆芽窝点狡兔三窟

今天早上8点多,记者跟随闵行区城管、公安、工商、农委等相关部门人员,来到位于闵行区塘浦路附近的一处毒豆芽窝点进行查处。该窝点位于农村,是在普通农宅外围擅自搭建的几个油布棚子,棚子属于违法建筑。为方便发豆芽,这些棚子都遮得密不透风。

执法人员来到路边的第一个棚子,门口已被人用环形锁锁住。窝棚边上停了一辆废弃的面包车,车上拴着一条大狗,冲着执法人员不停吠叫。执法人员找到这个棚子的主人,说明来意后要求其打开环形锁,对方却狡辩自己没有钥匙。执法人员要求查看其身份证件,对方也表示没有带在身上。此时,棚子主人的妻子从棚子后面绕出,辩称:我们早就不做豆芽了,停了一个月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然而记者却在棚外的地上看到有零星的豆芽散落,且均较为新鲜。

执法人员绕到棚屋后面进入棚子,发现虽然棚内有三口盛着药水的大缸,地上也都是水,棚屋内潮湿无光,化学药品气味严重,但确实没有发现豆芽。在棚屋后面的一个储藏架上记者看到,一百多个储藏架全部空空如也。这些架子每个都能存放十几斤豆芽,如果都存满的话,可放一千多斤。 现场一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在第二个棚屋内,记者和执法人员依然没有发现豆芽,但屋内所有的设备、药剂都非常齐全。 这些窝点的主人狡兔三窟,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就会立刻转移。 执法人员说。

现场查获一千多斤毒豆芽

当记者和执法人员来到第三个门上上着锁的窝棚时,窝棚主人和他妻子脸上出现紧张神色,不断高声辩解:都说了早就不做了,前面两个棚子都没有吗? 执法人员要求其打开门锁,遭到拒绝。随后执法人员果断撕开油布棚的一角,钻进第三个棚。该棚内气味比前两个都重,执法人员打开手电后发现,该棚内堆放着十几个绿色塑料(9950,-105.00,-1.04%)桶,有的桶内已经发满豆芽,另有几个桶内放着一些已经浸泡好的黄豆(4660,-36.00,-0.77%)。执法人员果断将这些塑料桶都搬到棚外,据估算,现场有一千多斤毒豆芽被查获。

闵行区农委有关人员告诉记者,毒豆芽和正常豆芽其实很好鉴别:毒豆芽是用化学制剂加速成长的,一般两三天就能发完,肥大,掐一下或掰断就会出水,很脆,没有根须。像今天查获的这些豆芽,显然是在制作过程中放了漂白剂等化学制剂的。现场执法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豆芽如果不经查获,当天就会流入市场。 这些窝棚均属违法建筑,今后会将之拆除。我们也会拿一些查获的豆芽样本回去做详细检测。

【记者暗访】

破旧霉潮窝棚生产豆芽

记者几经努力,终于成功进入位于闵行区浦江镇浦江村二组的这家豆芽黑作坊。这是个在当地农民私房后用破塑料大棚、破布搭出来的一个约三四十平方米的窝棚,这就是豆芽的生产车间,里面不但污水遍地,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刺激气味。进入车间发现该作坊老板刚好不在,只有一名妇女留守。记者告诉她是夏令期间检查危房的,该妇女丝毫没有怀疑,一个劲儿地解释自己的房子是向房东借的。

记者看到,地上摆了十多个蓝色的大塑料桶,上面都覆盖着厚厚的毯子和破塑料膜,掀开后一股浓重的潮霉味扑鼻而来。记者要求该妇女打开室内灯光,操作间内依然昏暗,但依稀看到里面都是正在生发的豆芽。记者从桶里随意抽出一根豆芽,约有10多厘米长,个头均匀,颜色白净,没有须根,成色漂亮。在这些塑料桶的边上一口很大的水缸就放在一边,里面有半缸混浊偏蓝的液体,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在缸边的地上,丢着几包药剂的包装袋。记者仔细端详,依稀辨别出有兽药、漂白粉等字样。该妇女见状,赶紧从记者手里拿走,你是哪儿的?干什么的? 记者随口问道。 我们是安徽人,住在这里,就在附近打工。 女子这样回答。

鲜亮豆芽用兽药加工而成

正常生发豆芽,需要水和温度,得7天左右,而这些人通过添加豆芽素、豆芽宝等药品,只需三四天即可收获,产量是原来的两倍。与正常生发的豆芽相比,这种豆芽又粗又壮且无根,经漂白粉漂洗后卖相很好,可以保鲜一天。 知情人告诉记者。知情人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毒豆芽的生发过程,该流程与记者从现场看到的大体一致。 生发毒豆芽的操作间都不能见阳光,里面要砌几个大储水池子,便于淋水用。 现在大夏天不用取暖,所用容器都是大塑料桶,一米高左右,每天下豆子每天出菜。下豆子的第一步是泡豆子,放药物,如无根激素、AB水(增粗、增白),生长剂,还有防腐消毒的。这样做,可以节省一半时间,用药后产量激增。用激素刺激豆芽生长过程,使豆芽增粗、增长,长得快,不生根,光长芽。

生发豆芽主要靠水,如果用自来水的话,成本就很大。这些黑作坊大多都取附近的河水,不经过滤,有的甚至有严重污染。豆子经过药物浸泡后,会放入大桶或大盆,用温水泡,再加入AB水、生长剂,五六个小时后捞出来,放到小的容器里开始高温催芽。最后一步是出成品,这个过程中加入的药对人体的伤害也最严重。出菜通常是夜里12点。将成品搬出来,放进池子里,里面放入药物漂白。豆芽经过漂白后,颜色亮丽,完成全部生发过程,就可以装袋、装箱、上市销售了。生产毒豆芽非法使用植物生长剂、防腐剂,甚至是兽药漂白粉,现场的质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恩诺沙星是专用兽药漂白粉,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

记者发现,从这些黑作坊驱车到邻近的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只需10多分钟,很显然,在这里加工,可以节省很大的运输成本和时间。记者发现,这些黑作坊的设备极其简陋,只需要几间违章搭建的简陋窝棚,有充沛的水源就可以干了。浦江镇地处城乡接合部,房租较为低廉,是毒豆芽黑作坊的绝佳选择。

郑州订做工作服

承德订做工服

劳保棉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