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成都首个婴儿岛选址儿童福利院明年投用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24:26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成都首个“婴儿岛”选址儿童福利院 明年投用

原标题:成都首个“婴儿岛”选址儿童福利院 明年投用

12月15日,五块石守厕所的周女士在事发厕所描述发现弃婴的情况。

2011年6月1日,中国首个专门为救助弃婴生命安置的“婴儿安全岛”亮相石家庄。(新华社资料图片)

编者按

○成都将迎来 ,和其他城市一样,伴随而来的还有争论。○现在,的确还难说这个对那些弃婴来说意味着什么。但至少,他们不会遭丢到水泥地、厕所或是公园草丛里。

○婴儿安全岛这个在发达国家已经使用了多年的制度,在国内却遭遇了道德的瓶颈。

○其实不难发现背后的逻辑是惩罚弃婴父母还是生命至上的博弈,从正常伦理的角度,显然后者更为重要。而从制度设计者的角度来说,只有给婴儿安全岛重新接上“制度脐带”,以人为本的制度温情才不至胎死腹中。

华西都市报记者刘春梅见习记者甘昕鑫摄影吴小川

华西都市报:成都将建首个婴儿安全岛,明年投用,这是好事儿。2011年6月1日,石家庄设立全国首个婴儿岛,其实践证明,婴儿岛设置后石家庄弃婴总数没有增长,而截至2013年10月底,石家庄婴儿岛共收治181个弃婴,提高了弃婴救治和成活率。

婴儿安全岛

为了减少人工流产以及保护新生婴孩遭杀害或弃置于危险之中,欧美不少发达国家都设有弃婴岛(baby hatch)。这种保护舱由来已久,最早缘于意大利中世纪时期教堂的弃婴轮盘(foundling wheel)。现时有关设置多设在医院或者社会服务中心,一般是带有小门的保温箱子,里面铺有柔软的床垫。床垫上装有感应器,一旦有婴孩被放入,保护舱就会自动通知负责管理的人士前来取走及照顾被遗弃的婴孩。

出于温馨和人性用语,国人习惯叫它婴儿安全岛,简称婴儿岛。

哇的一声啼哭,打破了宁静。

12月13日上午,五块石立交桥附近的公厕内惊现一名弃婴。

一位好心女士将这名男婴抱走,5小时后因家人反对女士又将男婴退回。最终,由民警将其送医检查。

今年8月以来,在成都市区,5个月期间仅华西都市报报道的弃婴就有5例,有的因发现较晚抢救无效离世。

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将会得到扭转。

华西都市报记者从成都市民政局与成都市儿童福利院获悉,目前福利院正在筹备方案,预计明年年初出台方案,明年中期成都首个“婴儿安全岛”将建成投用。

公厕内发现弃婴

她给他取名叫“幸运”

53岁的周女士是站西桥东巷公共厕所的管理员,13日上午10点过,她像往常一样清洗完女厕,“正准备离开时,发现最靠近门的厕格外地上有一个红色环保袋。”周女士说,起初她以为是有人忘在厕所的行李,就顺手提上,放在了门口地上。

环保袋摆好后,周女士坐在椅子上休息,突然听见袋子里传出“喵”的一声。“我觉得奇怪,心想可能是只猫。”在好奇心驱使下,周女士将袋子打开,袋子最上层盖着一件花色格子的成人衣服,衣服下面的东西令她惊讶,“那是个男孩,全身光着,只穿了一条纸尿裤,除了上嘴唇破裂,全身白白净净的。”确定男婴还活着,周女士立即将他从袋子里抱出来,“孩子身上挺凉的,可能是冷才发出了叫声。”抱出男婴后,袋子里除了一瓶酸奶饮品,再没有其他可以显示男婴信息的东西。

周女士说,男婴重约四五斤,可能刚出生不久。

得知公厕发现男婴,很快就有许多市民聚集过来观看。因为发现及时,男婴没有生命危险。虽然才来到这个世界上就遭遇抛弃,但周女士仍给这个小家伙取了个名字:幸运。

“幸运”不算幸运

有人领养5小时后又退回

推测男婴是遭遗弃了,周女士拨打了110报警。

“孩子长得很乖,一直眯着眼睛,不哭也不闹。”周女士说,在警察到来前,人群中有一名穿绿色外套的陌生女子很喜欢男婴,说想收养他,就将他放在自行车筐里,带着离开了。

附近一家茶馆老板说,赶来的民警没有见到孩子,就离开了现场。

周女士原本以为“幸运”找到了好人家,可5个小时后,当天下午3点左右,绿衣女子抱着孩子又返回了公厕,把男婴交给周女士后立即离开,“她说孩子嘴有问题,家人不同意收养,只好又送回来。”无奈之下,周女士再次报警。

看着孩子身上依然只穿着一条纸尿裤,附近好心的居民从家中找来干净的婴儿衣物给他穿上。五块石派出所民警赶到后,立即将男婴送往成都大学附属医院。

在成都大学附属医院,男婴的主治医生介绍,小家伙生命体征平稳,除了患有唇腭裂外,其他一切正常,“他刚送来时,身上很凉,后来放进保温箱里保暖,情况好转了很多。”

13日晚上,“幸运”身体状况稳定后,已送往成都市儿童福利院。

5个月5名弃婴,不是个个都幸运

“幸运”不是很幸运,刚一来到这个世界上就遭父母抛弃。“幸运”又确实幸运,因为发现较为及时使他避免受到更多伤害。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弃婴都能像他这样得到及时救助。自今年8月份至今,仅华西都市报报道的,在成都市区就有5名婴儿遭遗弃。

8月11日凌晨,在成都东三环锦江区劳动力资源市场附近,一名男婴在草丛中被好心人老邓发现,并送往医院。经检查男婴皮肤有轻微感染,生命体征平稳,之后被送进儿童福利院。

9月3日,成都清水河公园,约2个月大的女婴被遗弃,也在医院检查过后送往福利院。

9月24日,小五被人在成都铁路分局医院门诊部2楼女厕马桶中发现,好心人将他救起后送往金牛区妇幼保健院,观察3天后,被送往福利院。

11月13日,一名女婴被红色被子包裹着,躺在成都北站东二路的绿化带中,当她被拾荒者发现时,已经小脸发青,嘴唇变紫。经医生诊断,女婴离开了这个世界,出生可能还不到10天。

四川首个婴儿岛长啥样 外形如同小房子

将配保温箱、婴儿床、被褥、延时报警器、空调等设备

遗弃婴儿的人一般都不愿意被人发现,使得许多婴儿遭遗弃在公厕或露天的公园、草丛等较为隐蔽的地方。这使得弃婴很难被发现,进而不能得到及时救治,甚至有的在发现时已经死亡了好久。

“婴儿安全岛”就由此而生。作为收容弃婴的保护设施,目前“婴儿安全岛”已在石家庄、西安、南京、广州等多个城市设立。据成都市民政局和成都市儿童福利院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成都正在筹备方案,预计明年在成都市儿童福利院附近建成四川首个“婴儿安全岛”。

国家民政部:每省确定1~2个地方试点

今年7月,民政部下发《民政部办公厅关于转发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

试点方案指出,设立“婴儿安全岛”符合国际社会通行做法,是对“生命至上”、“儿童利益优先”理念的体现。针对弃婴问题,世界各国都立法反对弃婴现象,但在反弃婴同时,大多采取“安全港法案”、匿名生产法、弃婴保护舱等多种形式的人性化措施,允许生父母将新生儿遗弃在指定的场所或专门的设施,确保弃婴得到妥善照顾,生父母无需透露身份并可免受法律制裁,从根本上尊重和保护弃婴的生命权。

根据方案要求,试点时间为今年8月至明年12月底。在这一时间内,直辖市依托市本级儿童福利院所在地城区开展试点。各省可选择省会城市或弃婴现象比较集中、具备条件的其他中心城市作为试点地区,原则上每省确定1至2个试点地区,试点工作依托儿童福利机构进行,建议明确儿童福利机构作为“婴儿安全岛”的设立主体,同时也可引入其他慈善公益组织和社会力量参与。关于设立的地点,方案建议,“一般可设在儿童福利机构附近,以便对弃婴提供及时快速的保护;也可考虑设在弃婴现象多发地区。”

成都民政局:婴儿岛设在儿童福利院附近

成都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处副处长黎文强介绍,目前四川省民政厅已将试点设立“婴儿安全岛”任务安排给成都市民政局。初步确定明年建成投用,确切的时间要看具体的工作进度,而成都首个“婴儿安全岛”将设立在成都市儿童福利院附近,外形预计是一个小房子。

成都市儿童福利院位于郫县犀浦镇泰山三巷。成都市儿童福利院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他们正在筹备“婴儿安全岛”的方案,预计明年年初确定方案,明年中期建成投用。

特别关注

婴儿岛实行24小时工作制

根据民政部下发的试点方案要求,以及已设置的“婴儿安全岛”的经验,“婴儿安全岛”要符合设施标准。需配有婴儿保温箱、婴儿床、被褥、延时报警器、排气扇、空调等设备,为弃婴生存提供安全的环境;要张挂“婴儿安全岛”标识,并在适当的交通路口处设置引导牌。

此外,“婴儿安全岛”要实行24小时工作制度,安排值班人员,及时发现、救助弃婴。要制定并完善安全岛使用管理规定、安全岛巡查制度、岛内弃婴接收救治程序、危重病患儿就医程序等制度性工作规范,保障“婴儿安全岛”的使用和运行。

观点碰撞

对比安全套,就不会弹婴儿岛

早就该推广婴儿岛了,它可以避免弃婴陷入危险之中。

——华西都市报QQ群网友到底该不该设立婴儿岛,争论其实没必要。前些年,有人一直质疑不该在宾馆或高校等摆设安全套,认为这会鼓励卖淫嫖娼或者放纵性。多年过去,类似这种争论之声越来越少。而我国《艾滋病防治条例》明确规定,公共场所的经营者应在公共场所内放置安全套。

——华西都市网网友三多多

建啥子婴儿岛嘛,这会鼓励不负责任的人做不负责任的事。

——成都市红星路二段一位受访市民

婴儿岛是尊重生命还是纵容遗弃?再说,这个东东要花我的纳税钱。

——成都市布后街一位受访市民我国刑法规定有遗弃罪,我认为,对那些遗弃年幼的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应绳之以法,而不是帮他们建婴儿岛。 ——网友三不多

国内实践

婴儿岛提高了石家庄弃婴成活率

南京安全岛启用1小时迎首个婴儿

2011年6月,石家庄刚刚设立“婴儿安全岛”的时候,就引发舆论关注,有人担心,“婴儿安全岛”可能成为弃婴行为的“放纵地”,变相纵容弃婴。

对此,石家庄福利院用数据进行了回复。该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设立安全岛的第一年,石家庄福利院所有途径共接收婴儿75个,低于2010年同时段的83个和2009年同时段的105个。“婴儿安全岛”设置后石家庄弃婴总数没有增长。而截至2013年10月底,石家庄“婴儿安全岛”共收治181个弃婴,提高了弃婴救治和成活率。

而在南京,2013年12月10日安全岛刚启用1小时,就迎来首个弃婴。

为了生命,请您互动

1、您对婴儿岛有什么看法?2、婴儿岛会纵容弃婴吗?3、婴儿岛资金谁出,可社会募资吗?4、还有什么救助比婴儿岛更有效?5、婴儿岛设立后,还需那些配套设施?6、婴儿岛需要设置监控设施吗?7、哪些地方最容易出现弃婴?

8、婴儿岛多大范围设置一个更合适?为了那些刚出生就遭遇遗弃的生命,华西都市报邀请您拨打华西传媒呼叫中心96111表达您的观点。你也可以登录华西都市网(www.huaxi100.com)或@华西官方微博(新浪:http://weibo.com/hxdsb 腾讯:http://e.t.qq.com/huaxidsb)

新闻评论

无法杜绝弃婴,就让他们活下去

□华西都市报评论员朱昌俊

任何一种新事物,都难免引发人们的种种担忧。要么忧虑其有效,要么担心是不是得不偿失,存在重大的负面影响。安全岛或也不例外。

在担忧者看来,安全岛或会强化一些人的心理暗示,甚至弱化弃婴者的道德压力,从而助长弃婴之风。但,一方面,弃婴作为一种很难被完全杜绝的社会现象,有着复杂的社会成因,仅凭此反推弃婴者的行为动机,有失片面;另一方面,从国内外实践来看,目前都没有数据证明推出安全岛会催生弃婴数量,反倒是对于弃婴的成活率有明显的提高。

就成都而言,仅今年8月以来,本报就报道了5起弃婴案例,其中就有弃婴因救助不及时而离世。可见,当弃婴现象成为一种客观存在,如何提升弃婴的存活率,就应是社会必须正视的议题。其中,建安全岛,或是相对而言较好的补救措施。

从长远看,提升弃婴的救助水平,要杜绝那种因担心引发负面影响,而不愿行动的思维。事实上,如何减少弃婴与提升弃婴的救助水平和存活率,并不矛盾。无法彻底改变一部分婴儿被遗弃的命运,那么确保让他们能够在社会力的帮助下继续存活,就是必要的次优选择。

从这个角度说,成都即将加入安全岛城市行列,我们当给予掌声。

沈阳恒温恒湿机价格

福州恒定湿热试验箱

杭州温湿度手持表

山东绝缘材料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