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临港新城千亿投资下人口稀少产城融合成最大难题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4 10:30:06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临港新城千亿投资下人口稀少 产城融合成最大难题

8月22日,商务部发布消息称,国务院于近日正式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而被认为是自贸区直接腹地的临港新城也走到了聚光灯下。

记者在翻阅临港地区规划时注意到,到2020年,临港新城将成为上海东南地区最具集聚力和发展活力的中等规模滨海城市,并依托上海唯一深水港洋山港成为辐射长三角的巨型物流基地。预计,届时人口规模将达到80万。

要使滩涂建城、因“港”而生、开发面积达315平方公里的临港地区成为“生产生活成本洼地,集聚产业人才的高地”的一个新“城”,临港已然在产业调整和人口集聚道路上努力奔跑了10年。尽管已经得到了不少政府财税、政策方面的倾斜,但在其举全力“造城兴业”的背后,千亿元投资和新城人口稀少之间出现矛盾,被外界指向“临港的‘城’仍需假以时日”。如何破解产城融合中产业支撑城市发展与人口导入之间的难题,成为考验主政者的一道严峻挑战。

城市篇

集聚度不高临港面临人口导入之困

每经记者戴高城夏冰

一座理想的城市在发展壮大中遭遇的最大挑战是人口的集聚,这亦是所有新城建设所面临的问题。临港新城在近十年的发展中,产业初具规模,“临港制造”品牌效应初显,但由于常住人口过低,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临港新城一度被称为“空城”。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奔赴临港进行调查,发现临港并非完全意义的“空城”,其人口聚集度不高的背后更有配套就业、社会保障体系、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通讯、教育、医疗、城市规划等方面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临港千亿投资和人口稀少之间的矛盾根源在于产城融合度不高。

主城区与分城区“冰火两重天”

“现在正值暑假,老师和学生都放假了,所以人少了很多。”王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王是主城区一家湘菜馆的老板,其所说的学校是指上海电机学院、上海海洋大学、上海海事大学在临港新城建立的分校。

此前,有报道称,临港新城人口4.6万人,其中,3.1万人为大学生。临港新城主城区也正依托三所高校和3.1万名大学生形成一个大学商业区,目前临港主城区的活动也主要集中在古棕路这几所大学旁边。

以住宅为例,主城区仅有5个小区,绿地东岸涟城、宜浩家园、滴水湖新苑三个商业房小区以及为两所大学配套的海事小区、海洋小区均已交房多年,除了滴水湖新苑,其他四个小区都在古棕路上。

不过,临港新城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到2010年底,累计建成各类道路210公里,河道98公里,海堤29公里,供水、污水、雨水、电力、燃气、信息管网各200公里,雨污水泵站27座,电站13座,水闸3座。一期开发区域基础设施基本建成。

除了基础设施的完善,各种商业楼盘的开发、地标景观滴水湖对外开放等商业配套也进一步形成,但临港新城滴水湖区域给人的感觉很“空”,新楼盘无商户入驻、无企业办公,空置占了绝大部分,有些道路车流和人气明显不足。

然而,与主城区的冷清不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相隔不到7公里的泥城镇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泥城镇正形成了一个超大型生活社区。

泥城镇东南与临港新城主城区和洋山保税港区接壤,西南毗邻临港重装备产业区,由于地理位置特殊,随着上海临港新城的开发建设,泥城镇36平方公里被规划为临港装备产业区用地,8.25平方公里被规划为临港新城四大分城区之一。

而发电及输变电设备、大型船舶关键件、海洋工程装备、汽车整车及零部件、大型工程机械制造等五大装备产业和现代航运物流、保税展示与贸易、服务贸易与服务外包等现代服务业在泥城镇或周边落户,为泥城镇聚集大量流动人口。

走在泥城镇街道上,各种商业配套设施齐全,大型超市一应俱全,连知名国际快餐企业也入驻小镇。

受限于户籍制度

临港新城上述现象正是常住人口环节缺位所导致。

从表面上看,户籍制度的约束仍然使部分非上海户口难以落户临港,这也使得该地常住人口无法短时间增加。

为解决这一问题,今年6月19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从7月1日起实施的《上海市居住证管理办法》,临港新城办理居住证可以加16分。

临港地区开发建设管委会综合计划办主任汤文侃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双特’政策提出重点机构紧缺人才直接落户、紧缺专业人才和高技能人才可申办人才居住证、对临港地区工作的人才可享受居住证专项加分等优惠政策,目前已经取得成效。如7月1日上海居住证积分管理办法实施后,今年1~6月,临港地区共有54人办理居住证,平均每月9人;7月1日至8月15日,共有150人办理居住证,平均每月100人。”

记者从临港新城相关部门得到数据显示,目前临港地区常住人口有25万人左右,其中,主城区6.5万人(含高校师生员工4.4万人),产业区19.5万人,产业工人约3万名。与开发初期相比,增加了近10万常住人口。到2020年,规划常住人口将达到80万人。

不过这一数据和规划仍存在冲突点,按照到2020年80万人口的规划,每年需要导入9万左右的人口,如果仅以目前的导入速度,这几乎会成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交通的变革

重装备产业区、洋山港保税区等形成的有效人口不能成为常住人口。

至于早前传出的上海市区至临港新城的S2高速公路免费政策,也并未施行。

同时,记者在实地采访中亦同样感受到了出行难。一个偌大的城区少见出租车,仅有的十几辆“黑车”还停在新建的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门口固定招揽顾客,而在一个站牌等公交车的时间平均在一个小时左右。

而根据临港产业区在“十二五”规划中提出的“切实改善与中心城之间的交通出行条件,实现“15、45、60”的目标,相邻片区间15分钟到达(以地面公交为主),产业区与中心城之间45分钟到达(以城市轨道交通为主),产业区与相邻城市之间60分钟到达(以城际铁路为主)”的发展目标,那么,在这个被称为人口因素当中另一矛盾点的交通问题上,临港新城确实需要“假以时日”。

谈及被寄予厚望将于今年年底开通的16号线,易贸资讯宏观行业分析师马泓看来,“尽管在基础设施上已经累计投资近170亿元,轨道交通16号线正在进行建设,然而临港与上海市核心区块的联系依旧不够。城区内的公共交通事业依旧处于相对落后水平,与市区的服务水平存在差距。由于基础设施建设在回收成本上量非常小,因此,政府在进行财政支出和融资方面积极性较之实体企业的资金周转意愿偏弱,这对于人力资源的要素转移造成了阻碍,地区物资转移成本偏高。”

配套设施不完善

“人荒”还导致难形成成熟的社区。汉宇地产在1月份发布的报告指出,由于位置偏远,交通不便,成熟度低,过去一年临港新城主城区楼盘备受“冷落”,新房市场表现低迷,供需并不活跃。商品房成交的低迷让土地成交热度不高。

而在对临港的规划中,临港新城会是一个宜居宜业的城市,主要是针对中高端人士,这部分人在上海市区几乎都有房产,受到上海二套房限购的影响,这部分人群难以在临港定居。

问题远不止于此。马泓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人口流转速率的减缓,对城市发展是非常不利的。临港在发展的十年中,城市面积的扩张和城市人口的扩张速度发生了脱节。2012年,中心区围绕滴水湖的规划面积已经达到42.1平方公里,是规划初期5.6平方公里的7.5倍,2013年的规划面积更大;但人口规模的增幅无法与之匹配,这是对临港‘空城’现象解释的原因之一。”

“临港新城的政府主导过强,使得市场、产业还未能得到充分的发育,而人口的集聚却又正是在市场和产业集聚的基础上来促进的。所以,表现在临港上,规划过大,人口集聚并不理想。”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任远表示。

因此,马泓认为,“引入人口,与新型城镇化关系密切,但绝非‘机械化’的人口转移,配套政策必须得跟上,包括基础的配套就业、社会保障体系、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通讯、教育、医疗等,临港在住房、医疗、教育和保障方面都不尽如人意。”

生物安全柜检测

2021新能源汽车展

污水池集气罩

UHMWPE板